慕珩。

【双鬼】红尘客栈 12.22策爷生快!!!

*12.22吴羽策生贺
*脑洞是听周董《红尘客栈》时候想出来的,与原mv故事情节不同
*人物属于原著,ooc是我,恩
*\策爷赛高!/ \双鬼大法好!/ \轩哥帅飞!/
西北 红尘客栈

初春,客栈后面院子里的雪还没化干净。

院子西边的厢房里烧着上好的炭火,推开门就是暖融融的气息。吴羽策身着月白衣衫,负手立在案前,神色淡淡地看着面前的信笺。   “少爷。”三声叩门声过后是伙计恭敬的声音。   吴羽策从下面抽了张纸盖住了信道,“什么事?”

  “少爷,前面有人闹事,掌柜的压不下来了,您看…”小伙计微微躬身立在门外。

  片刻,“吱呀”一声,门开了。

  “我去看看。”   

  吴羽策跟着伙计从后面绕到了客栈前堂,入眼是一团乱的客栈,吴羽策微微冷了脸,皱了皱眉看了一眼在场的人。一个没有被追杀带来的狼狈掩盖住俊朗的年轻公子,对面是一群凶神恶煞样子的追兵杀手,正常情况下的高感度都是前者大于后者的,可惜吴羽策此时的心情实在算不上好。

  吴羽策刚跨进前堂,“噔噔噔”几声,从后院里跑出来个十几岁的小丫头,手里捧着件毛茸茸领子的长袄。小丫头踮着脚披在了吴羽策身上,“少爷,天冷,小心着凉。”吴羽策缓了脸色,揉了下小丫头的脑袋,“我知道了,你先回房里去,乖。”丫头乖巧的应了声,小跑着没了身影。

  待这小姑娘回去,吴羽策的脸色没了刚才的柔和,“红尘客栈的规矩,我以为江湖上都是知道的。”对于客栈里的不速之客,吴羽策甚至连个眼神都没给。

“吴老板,我们是轻裁的人,无意冒犯,只不过是接了翎羽令奉命行事,还望吴老板行个方便。”那伙人中,像是领头的大汉对着吴羽策拱了拱手。吴羽策只是瞥了那人一眼,目光落到一旁的青年身上。那青年有些狼狈,却依旧从容,身上衣衫完整,只是沾了些西北的沙土。想来是不曾吃亏。

吴羽策视线在略过青年手中的长刀时微微停顿了下,心中对这人身份了然。

“轻裁的人什么时候也敢对虚空下手了?我倒想知道是奉了那位的命。”吴羽策语气平淡,倒是那青年有些讶异。

轻裁的汉子猜不准吴羽策的心思,只得试探一番, “这…无非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活计。轻裁门面小,不如红尘客栈一般家大业大…”

“知道轻裁不如我红尘客栈,你们也敢来这儿闹事?”吴羽策微微拔高了些声音喝道。那汉子话未完就被吴羽策打断,脸上也没了好颜色,只是冷声道,“这人只是慌乱之中闯入了客栈,也不曾是你们的客,印象中红尘客栈的规矩是不准扰你店里的客人,何时成了不准扰你店里路过的人?”

闻言,吴羽策这才转头看了眼说话的人,似笑非笑地看了那人一眼,转身缓步到青年面前,对着人伸出只白净的手,“钱袋子给我。”那青年没说话,伸手在怀里掏出了个绣工精致的钱袋子。‘想来是哪家小姐送的吧。’吴羽策一边腹诽,一边从人手中接过了钱袋,然后随手扔给了掌柜,“给他开间房。”

  “唉。”掌柜急急忙忙的从柜台里捞出把上房的钥匙递过去,吴羽策只看了一眼便示意递给那青年。待那青年接过钥匙,吴羽策转身面对那汉子,明明身形不如那人彪悍,气场却压得那汉子额上冒了些汗。

  “现在这人是我红尘客栈的客,您还不走的意思,是要在我这拿人不成?”吴羽策说话时的尾音上挑,听上去像是在打趣,可眼神却凌厉,刀子一样,一刀一刀凌迟在人身上。

  “这…我们…自然是不敢的…这就走,这就走…”

  不多时那人便带着一众汉子走远了。

  青年本以为吴羽策会跟自己说什么,却没想到眼见着吴羽策看都没看自己一眼,吩咐了掌柜的几声转头便走了。

  “唉!你…”青年招呼了一声,却不知该说些什么。吴羽策转身看向他,“我什么?”

  “额…我的意思是,在下虚空李轩,刚才多谢了。”李轩双手抱拳作了个揖。吴羽策对着他笑了下。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二。

  打那天起,李轩就拿红尘客栈比他虚空山庄还安全当理由赖了下来。对此,吴羽策没什么想法,毕竟红尘客栈也不多这一个人,更何况李轩也不是白吃白住,银子还是照样交的,虽然对于普通人来说,红尘客栈的一间上房还是挺贵的,不过没关系啊,李轩又不是普通人。

  其实李轩一直很好奇一件事,自己与吴羽策素不相识,吴羽策是怎么知道自己是谁的。而终于有一天,李轩的好奇心压制了理智。

  “羽策啊……”李轩与吴羽策分坐棋盘两侧,李轩看着对面人低头看着棋盘的精致面孔,忍不住道。

  吴羽策头也没抬,“什么?”

  “啊,也没什么事…就是想问你啊…我想了想,那天确实是我们两个第一次见面,你怎么认出我的?”

  吴羽策闻言抬头看了看他,“你跟我来。”转身走向书房。李轩在这呆了也有些时日了,不过他是个有分寸的人,对于书房这种比较私密的地方,向来是敬谢不敏,不过,现在是主人邀请,那就不再客气了。李轩跟着吴羽策,眼看他伸手推来了门,走进去闻见一点檀香,淡淡的,似有似无充斥在书房的空气中。

  西北的春天不是很暖,李轩进了书房便转身关了门,隔绝了外面冰冷的空气。再回头看时,吴羽策站在书房内室的百宝阁旁。百宝阁本是放一些不太大的珍贵物件,而这百宝阁中间却被主人加了个长约两米的横格,中间放着个精致的刀架,刀架上有两个刀位,一上一下,放在下面的是一把长刀,刀鞘漆黑,尾部却被人用刀子细细地刻了一朵盛开的红莲。李轩看着那把太刀,安静的走近,然后从腰间解下了自己刀,放在了刀架的上刀位。

  “我师父说,四轮天舞和红莲天舞从出世就一直被虚空保管,可我入了虚空门,也从不曾见过红莲。”

  “当初我师父出虚空的时候带着红莲,后来收了我,再后来就把红莲传给我了。很早的时候我见过四轮天舞,不过那时候它还在你师父手里。”

  “我…”李轩正想说着什么,结果被几声扣窗声打断了,心里想着在这儿呆了几天也没见到这般无理的下人,眼看着吴羽策推开窗,映入眼帘的确实一张熟悉的脸。

  “策爷,上次的欠你的东西我可找来了,诶?轩哥你怎么在人家书房里?”李轩听李迅的话,才知道这两人居然认识了不短的时间。

  本还想问问这两人怎么认识的李轩被李迅这么一问莫名的有些心虚。“前一阵子不是有人去轻裁下翎羽令么,追着我到了这儿,羽策顺手救了我。”

  “诶这就不对了啊!吴老板,怎么就轩哥就是顺手,救我一次就让我去给你找赤火莲?”李迅双手支着窗框,稍稍一用力,轻巧的进了书房。

  吴羽策看了李迅一眼,“你为什么被人追?你那是窥见了人家轮回小子的心事了。李轩为什么被人追?”吴羽策想了想,发现自己还真是不知道李轩为什么被人追…只得硬着头皮问李轩,“你是因为什么来着?”

  李迅咋舌,摇着头道,“唉,人比人气死人啊,吴老板你连轩哥因为什么都不知道…”

  李轩断了李迅的话,道,“这事其实挺难讲的,事实上我也知道的不是很清楚…”李轩苦笑的摇了摇头。“你都不清楚?那轻裁……?”吴羽策皱了眉。“那天轻裁的人说的没错,他们只是受人所托,替人办事而已,只不过雇主的目的不是杀我,而是探我的底。轻裁每次出手我都能感受到身边有人在看。”李轩垂了眸子仔细思考着,“就那段时间的感觉来看,恩…肯定不是联盟里面的人。不过他没有光明正大的来,证明他有顾忌。所以暂且不管这人,羽策,我来红尘客栈不是偶然。我离开虚空,轻裁只是诱因,前一阵子整理虚空库房时候,发现本册子,里面的内容跟虚空心法没什么区别,只是最后多了些内容。里面写的,大概就是集齐几样东西,加上四轮天舞和红莲天舞能开启什么东西吧…师父临走时候跟我说,红莲就在红尘客栈,可我觉得没什么要紧的事贸然来寻总是不大好的,所以这次…”

  “这件事情我一直有叫李迅在查而且也找了肖时钦帮忙,来找你只是计划第一步而已。”

  “可你这阵子都没说过这事情。”

  “羽策…如果我直截了当跟你说我来这儿是为了带走你的红莲,你大概会直接把我打出去吧…”李轩露出个有些窘迫的笑,“你不问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…”

  吴羽策面色平淡,“这意味着你要离开虚空一段时间,据我所知,盖才捷还只是个新人。”李轩对此表示无所谓,“小盖虽然年纪小,做事是稳当的,况且还有葛兆蓝,杨昊轩他们。”

  “虚空我是放心的,可羽策,你放心把红莲交给我么?”

  吴羽策只是微微笑了下,拿起了刀架上两把太刀,把四轮天舞递给李轩,“没什么不放心的,我同你一起便是了。”
  
   TBC.
  
  以上情境中,一直站在一旁插不上话的李迅表示:“你俩之间纯洁的友谊为什么闪瞎了我的眼!”

Ps:本来是打算全都写完再贴上来的,结果赶上考试实在来不及写,寒假回家再接着填坑吧。

评论(4)

热度(19)